关于我们     | 联系我们     |

海上诗歌沙龙 ·《当代传世诗歌300首》 || 上海读者见面会

主持:郁郁 
嘉宾 : 祁国  陆渔
主办:上海明圆美术馆 日月丽天文化智库    喜马拉雅FM
协办:苏州诗院 / 陆渔艺术基金  / 铭丽咖啡馆
时间:2017年8月28日(周一) 15:00

活动简介

1917年,新诗诞生于上海《新青年》;一百年后,《当代传世诗歌300首》在上海展示新诗完成自足体系后的硕果!2017年8月28日,恰逢七夕,大街小巷将传递爱情与诗意。《当代传世诗歌300首》上海读者见面会,于该日下午在徐汇区复兴中路“上海明圆美术馆”- 铭丽咖啡馆举行。
《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》,是诗人祁国先生潜心五年,由八万首备选诗作遴选而成;是全球第一本具有“当代诗歌”美学特质的汉语权威诗选;是“新世纪以来”中国原创诗歌标志性选本;是向《诗经》《唐诗三百首》致敬的经典诗选;是“灵魂里的当代中国” 之全景写照。
《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》由苏州诗院 、喜马拉雅FM、陆渔艺术基金联袂策动,由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。每首诗配有编者“一句话导读”,并赠送名家朗诵声音版及诗画版,极大方便了读者的解读与欣赏,首创了当代诗歌简便、有效的立体传播形式。书中所录诗篇深受喜马拉雅FM听众的喜欢,喜马拉雅FM还将投入巨资广告推广该书。喜马拉雅FM的举措,将是当代诗歌普及的一个壮举。
届时,本书主编、荒诞派代表诗人祁国先生,合作出版人、海派代表诗人陆渔先生将亲临现场,零距离与读者见面交流、讨论当代诗歌话题,并有多位入选诗人现场朗诵。此次活动特邀上海地标性诗人郁郁主持,由上海明圆美术馆、日月丽天文化智库、喜马拉雅FM主办,苏州诗院、陆渔艺术基金和铭丽咖啡馆联合协办。

书评

祁国值得信赖吗?

文/赵思运(诗人、诗歌评论家浙江传媒学院教授)

《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》的诞生并不是凭空出世,而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祁国潜心五年,从八万首海量的诗作中遴选出来,并且在公众号《诗情画意》之《传世诗歌》栏目进行了展示。在展示过程中,读者自发产生了一种阅读期待,渴望结集出版。现在,《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》如愿问世,我除了祝贺之外,还想说几句话,郑重推荐一下。
在新诗诞生百年的日子到来前几年,大家就开始产生了文学史焦虑,种种“百年”性质的选本不一而足。另外,还有大量的年鉴、排行榜、官方年选、民刊年选、微信选本等等。当然,每一种选本都有其合理性和一定的价值。那么,为什么还需要祁国再来做一次加法?
首先,信任这一部书的前提是信任选家。本书的编选者祁国是一位值得信任的风格卓异的优秀诗人,他的不少经典性诗作已经广为流传。他的审美趣味和鉴别力也是值得信赖的。他心无旁骛地投入到工程浩大的筛选工作之中,长达五年。他个人的诗学品质和充分的资料占有,保证了本书的可靠性和信任度。或许有人会说,21世纪才刚刚十几年,就急于作“传世”定位,是一种冒险行为。不过,想一想孔子,他不也是凭一己之力(抑或凭一己之力主导弟子)来完成了“诗经”?孔子曾经想过他的“诗三百”会被后人奉为“诗经”吗?常言说:当代不宜写史。但是,关键在于选家的可信任度,在于选家所具备的审美眼光和审美趣味。祁国说:“我的个人标准是,诗是超越的、独立的、自由的 、创造的,是此生的精神活动与文字构成的某种精确,是面向未来的,是在反标准中落实自己的标准。”这种概括十分精当,传递出祁国精辟而深邃的艺术理解力。选家拥有了穿越时光隧道的眼光,且生长在一个佳作纷出的时代,就能够保证他作出具有“传世”潜质的选本。
其次,祁国编选的《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》的问世,是新诗经典化的重要手段。新诗的经典化有很多渠道,选本、翻译、教育、评奖……而最传统的方式无疑还是经典作品的遴选。虽然百年新诗已经积淀出来不少为读者公认的经典之作,但是,从21世纪几何级增加的海量诗作中进行遴选,难度不可谓不大。正因为如此,这个选本才具有了独特的价值,也显示出祁国的勇气。现在这个时代做这个工作,与“唐诗三百首”已经没有任何可比性。在古代,文化资源和文学资源极其匮乏,传播渠道极其单一(无非就是诗词吟唱和诗选流传),一部“唐诗三百首”就像那个时代的文学圣经,就像文化大革命时期的“毛选”。现在,信息爆炸,创造力极其丰富,中国新诗也显示出前所未有的自信。所以说,诗坛需要祁国来担当!
第三,《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》里的作品,我大部分都研读过,确实是“灵魂里的当代中国”之全景写照,显示出21世纪最具现代汉语诗性智慧的创作实绩,为汉语写作提供了鲜活的案例和典范。
第四,这部书的创意值得称道。每首诗后附一句话导读,点睛之笔,惜墨如金。每首诗题目前面的二维码蕴含着该诗的喜马拉雅FM音频版,为诗作锦上添花。这些创意,特别适宜快节奏时代的阅读。
我相信,十年后,二十年后,甚至更远的将来,一定会有很多读者到处寻找这部书。

2018年8月21日写于杭

《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》编选的“当代性”

文/郭吟(诗歌评论家 、文化评论工作者)
编者说选出的这三百首诗,是潜心五年从八万首“汪洋”诗海里“打捞”上来。这意味着五年里,编者每天平均要找出五十首诗来选。是否言过其实,不得而知。选本中有相当多知名诗人,但也涌现了大量陌生的诗作者名字,而且被选之诗确实不同凡响,大多可视之精品。这不由得令人姑且信之,抑或不得不信。
这一选本无疑具有广泛的代表性,充分体现了当代诗歌的多样性。这应该归功于编者的广阔视野,反映的是编者鉴赏力的广度——无论在发现诗性语言的特质方面,还是在精神内涵的考量方面——绝非一般编者能做到。
因编者本身是一位杰出的现代诗作者,因而对富有特质的诗歌语言有着苛刻的要求。但能在众多风格迥异,语言形式跨度极大的诗歌里,不受自己创作理念和审美旨趣的限制,独自一人把它们一一遴选出来,实属不易,令人赞叹。
更令人感兴趣的是,编者竟然以摇号的方式落实每一首诗的前后排序。
它取消了编排上的任何分类的意图和可能人为造成标准之嫌的排序。完全不顾历来所有的“惯例”和“规范”,却给予了每一首诗的灵魂以同等的地位,并对其所表现的独特的诗性,给予了一视同仁的刻意认知,从而彻底公正地对待了它们。
这样的意图,不消说,是与编者强调“当代性”编选的理念有关。《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》的“当代”界定,并非仅具时限定位的含义,更大程度上,编者是立足于崭新的当代思想文化形式上的独特性。就连“摇号排序”这样出人意料的随机行为,也不光是表示“公正”这一种含义,在此,显然也与“当代性”的某种精神密切相连。
正是由于编者所抱持的上述态度,赋予了编者选诗的巨大包容能力和广阔的视野。而对不管采取怎样的分类,会不可避免地存在“同一性”的强制,编者自有高度的警惕。编者甚至避开了附加在某些作品上的诗歌流派的属性,让作品完全释放自身的诗性光芒,而不受其标榜的诗学的束缚(他宁愿在每一首诗的《一句话导读》中提示它们的旨趣)。这并非是对其诗学的故意忽略,而纯粹出于编者特殊用意的策略。以这种殊异的方式对待诗歌的自由,是为了捍卫诗歌的自由!
此外,编者的态度,反而可以更大限度地囊括各种不同风格和面向的好诗,而不受某种单一狭隘的思潮影响和限制。破除了如以现代主义诗歌为唯一价值取向,而对具有古典主义、现实主义及浪漫主义特点的、抑或是倾向的诗歌,往往采取排斥的某种乖戾之风。
每一个曾经主导过去时代的思想模式,并不会在今天轻易消失。相反,会继续发挥与今天的思想相互较量相互影响的作用。认识到它们之间不同的内涵,就能够清楚发现它们各自的独立价值。
如古典主义的优越之处在于其思想永远注意到那些永恒的问题,具有理性永远难解的特性。它追求冷静超然、严格如数学般的真理。其中蕴含了命运所无法摆脱的超然之力、神之力量——人只可遵循它,不可违背它,违背必遭天谴的思想。
而与之相反,浪漫主义则有激烈反抗命运的精神,以及为了某种神圣的价值和情感敢于反叛一切的勇气。如为了正直、真诚或爱情等等崇高的价值,可以随时准备献身、牺牲一切的理念。
其中也包含了对失去美丽的过去的伤感,及与可怕、单调的现实相对照之痛。
现代主义则依反对理性的专横霸道而言,与浪漫主义如出一辙。但从现代诗歌语言上说,却表现出更趋神秘化——晦暗而深具私密性,犹如谜语。这样的诗歌语言可以看成是对现代科学主义的价值中立观及同质化,以及对于资本彻底宰制、覆盖一切文化的现实的反应,并在语言修辞上所激起的革命。它最终导向后现代的碎片化、并置、去中心化,而成为各领“山头”的思想“千高原”的图景。
来源于现实高于现实的思想主张,则包含了对于现实的批判和理想主义的伸张。这显然是现实中最为普遍、最易获得理解的对应于现实的思想模式。但以上所有的思想模式无不反映现实,只不过有时更为偏重主观,并以变异的方式作出的对于现实的反映。因此,每一个思想模式都可以被视之为“无边的现实主义”的一种。
所以在今天的诗歌中,无论是具有现实主义旨趣的,还是具有浪漫主义精神的,或者甚至是具有古典主义意念的——这些具有永恒魅力及价值的思想观念,当相融于诗写者个人的当代经验时,不仅有受单一的思想模式的主导,更有观念的相互叠加、相互交错。在现代诗歌语言修辞型塑的自由碰撞下,使作品获得异彩纷呈的表现,并将各自具备呈现真理途径的能力。由此在诗歌发展的整体上呈现出犹如德勒兹、伽塔利所描述的思想“千高原”那样的景象和相互自由生成那样的“茎块”生长的方式。
因此,一百个诗人就会有一百种诗学,这在今天一点也不奇怪。
所以,编者在谈到所谓诗歌的标准时如此说:“非要说标准,我的个人标准是,诗是超越的、独立的、自由的、创造的,是此生的精神活动与文字构成的某种准确,是面向未来的,是在反标准中落实自己的标准。 ”(引自编者与其诗友的对话:《话说<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>》以下简略为“参阅上文”)。
可以看出,编者坚定地认为,当代诗歌,只要具备语言形式的探索,体现当代中国的经验,及表现当代精神,就足以担当它的当代性的品质(参阅上文)。而这样理解的方向是完全符合——其目的是发展出一种最适合通过生成来把握的存在,並通过潜在来把握现实的思想图像——這一“當代性”的旨意。
《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》的编辑思想完美地体现和贯彻了这一富于“当代性”的精神。并为认知什么是当代的好诗,提供了极为开阔的视野,且打破了各种各样的认知屏障。
但是有理由说,编者的这种恐怕不可仿效的编辑方式,虽可以给人以启迪,却终究是他独自享有的、属于他自己的这一别开生面的成功。
另外说到书名,编者显然是在戏仿《唐诗三百首》,且声称所选作品皆为传世之作。我们对编者超越时空的乖张自信,只可报以莞尔一笑,而不必认真,仅当编者强烈认可自己所选的表示。何况编者又有“纵向”与“横向”之说。“横向”是指向世界传播之意。因为编者深信,今天中国诗歌的繁荣堪比历史上任何时期;其中杰出者所获得的成就也已不在任何西方现当代诗歌之下,只是缺乏有力的传播而为人不知罢了(参阅上文)。
对此,本诗选的编选的确作出了非凡的贡献。希望在他开风气之先的编选方针启发下,涌现越来越多优秀的选本,来推进诗歌的传播,推动好诗的发现。这是今天诗坛应尽的责任!
最后想竭力表示推崇的是编者的《一句话导读》。如编者自己所言:“我是想让评论既不喧宾夺主,又能直接画龙点睛;既能提升作品,又能迅速给读者一个启示性的导读”(引自上文)。
《一句话导读》里往往既点出了每首诗的诗眼,又揭示出诗思所在和风格特点。概括力之高,实在了得。
相信这很可能成为读者喜欢这本诗选的又一突出的理由。

2017.8.5

活动现场

 

活动详情

【明圆 · 现场】海上诗歌沙龙 ·《当代传世诗歌300首》 || 上海读者见面会

 

上海同祺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  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
网站备案号: 沪ICP备15035740号  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2956号   网站建设 | 技术支持上海频道